湖北隨州明管實放 33次工作會議治不了瘋狂采砂_科技新聞網
湖北隨州明管實放 33次工作會議治不了瘋狂采砂
類別:社會新聞 | 發布時間:2019-08-21 09:18 | 人氣值:999
本文摘要:因對非法采砂治理不力,31名黨員幹部被問責,湖北省隨州市近日通報了一起形式主義、官僚主義典型案例——  33次工作會議治不了的瘋狂采砂  隨州市隨縣小林鎮位於淮河支流,是湖北省的重點省際邊貿鄉鎮,與河

  因對非法采砂治理不力,31名黨員幹部被問責,湖北省隨州市近日通報了一起形式主義、官僚主義典型案例——

  33次工作會議治不了的瘋狂采砂

  隨州市隨縣小林鎮位於淮河支流,是湖北省的重點省際邊貿鄉鎮,與河南省信陽市吳家店鎮接壤。近年來該鎮生態屢遭非法采砂者的破壞,一幕幕瘋狂的非法采砂運砂場景打破了小鎮的寧靜,讓這個美麗的小鎮千瘡百孔,滿目瘡痍。

  “每天上百輛運砂大貨車從鎮上經過,原本這麽好的道路、這麽好的山場破壞這麽嚴重,看著心裏難受,怎麽就沒有人管呢?”居住在附近的群眾不斷向相關部門舉報。

  今年初,隨州市紀委監委針對群眾反映強烈的小林鎮境內非法采砂問題,按照市委有關要求,迅速成立調查組對相關幹部失職瀆職問題展開調查處理。隨著調查的深入,該鎮黨委政府履職不力的問題被一一查實。隨縣紀委監委同步跟進,又對隨縣相關部門責任人失職瀆職問題進行了嚴肅查處。截至目前,有關部門已對小林鎮黨委政府相關部門和隨縣林業、國土、水利等7個部門31名責任人進行了嚴肅問責,其中8人受到黨內嚴重警告處分。

  明管實放的“土政策”

  小林鎮為何會出現瘋狂的非法采砂行為?調查人員告訴記者,2018年上半年,因種種原因,當地砂石市場價格突飛猛漲,河砂由每立方米50元暴漲到每立方米160元,山砂價格上漲近3倍達到每立方米110元,市場上河砂的減少大幅提升了山砂的價格,小林鎮山砂資源豐富,從而催生了該鎮洗砂行業的大量出現。

  一方麵國家對洗砂行業加強管理,另一方麵鎮裏洗砂廠要不斷上馬,小林鎮黨委書記童傳新很快找到了對策,那就是出台洗砂廠“11條標準”,通過土政策繞過建立洗砂廠必須由縣一級人民政府及相關職能部門審批這一規定。“‘11條標準’是我安排鎮城建辦製定的,而後經過鎮黨政聯席擴大會議通過。會議還明確洗砂企業隻有達到鎮裏‘11條標準’並經鎮村審批部門蓋齊10個印章才能建廠生產。”童傳新向調查組坦言,當時出台“11條標準”一個重要原因就是想從洗砂廠收取管理費來彌補鎮財力不足。

  出台“11條標準”明顯與國家法規相違背,童傳新為何能力排眾議?“鎮領導班子成員考慮到收取采砂管理費後可以用來償還以往在公益項目上欠下的債務,緩解財政壓力,同時認為出台這一政策是為了集體利益,加之童傳新是大家眼中的能人,擔任過兩任鄉鎮黨委書記,覺得他工作經驗豐富,所以出台政策時沒有反對聲音。”隨縣一位領導告訴記者。

  “11條標準”出台僅幾個月時間,小林鎮就有兩家企業蓋齊了10個印章並拿到了“通行證”。該鎮黨委政府不僅默許了這兩家私企洗砂行為,還在治理洗砂廠中將其作為合法洗砂廠對待。

  這兩家企業是如何獲得審批的呢?調查人員介紹,“小林鎮黨委政府在設立‘11條標準’時看似是為了規範洗砂行為,但最終對建立洗砂廠進行審批時,隻是由村(社區)、鎮直單位和鎮政府作為審批單位,直到2019年初這兩家非法洗砂廠被取締都未取得合法的國土手續,也未通過環保驗收,隻因符合‘11條標準’受到地方保護。”

  2018年11月5日,隨縣政府領導在督辦非法洗砂廠整改問題時當麵提出“11條標準”不符合礦產資源法和行政許可法,鎮上沒有審批權。童傳新這才表態,“任何要求不能和中央政策相違背,堅決落實縣領導指示,立即取締在建洗砂廠。”

  明修棧道暗度陳倉。記者在調查中了解到,從2018年6月11日至2019年1月19日,小林鎮黨委政府先後召開33次治砂工作會議,其中由該鎮黨委書記童傳新主持召開的會議就有28次,但該鎮境內非法洗砂囤砂運砂問題不僅沒有減少反而增加,還陸續新增了8家洗砂廠和15家囤砂點。

  2018年3月,童傳新通過招商引資引進歐亞電線電纜建設項目入駐小林鎮馬家灣。2018年8月中旬至2019年1月下旬,土地平整項目負責人後某以歐亞公司要求所征土地要在2019年6月份之前平整好為由,在該項目用地手續未辦理的情況下,擅自安排人員、機械設備陸續砍伐項目用地部分林木,挖取山體土層修墊平整部分場地,挖山取砂直接銷售,修建洗砂進料平台,購買安裝一套200餘萬元的洗砂設備,建設洗砂廠,準備自行洗砂銷售。

  對後某持續挖山賣砂並購買大型洗砂設備新建洗砂場的問題,小林鎮政府和鎮相關部門隻是口頭製止,未采取有力措施取締關閉,造成了該處違法占地25029平方米,無證開采山砂34762立方米。

  監管部門去哪兒了

  為何小林鎮如此轟轟烈烈的非法采砂行為長時間無人製止?本應負有監管職責的隨縣相關部門去哪兒了呢?記者帶著疑問進行了采訪。

  對於治砂不力的問題,隨縣國土、林業等部門相關責任人各有說辭。“去年8月起,我們就開始集中整治,效果不佳的主要原因就是打擊不力,處罰過輕。”隨縣國土局原執法監察局局長李成華解釋,根據相關規定,對於非法零星開采的違法人,隻能處以2萬元以下的罰款。但這些罰款與違法所得的高額利潤相比,不足以讓違法者畏懼法律的製裁。

  事實上,隨縣國土局並未采取強製手段打擊非法采砂行為。記者在調查中了解到,2018年11月中旬小林鎮國土所向縣國土局上報了該鎮馬家灣歐亞公司存在非法采砂行為,而縣國土局行政執法監察局直到12月10日才對該公司非法采砂行為進行立案調查。

  麵對這一事實,該縣國土局相關負責人承認:“說到底,是產生了懶政怠政、推卸責任的思想,認為下了停產通知就萬事大吉,忘記了自己無論如何也推不掉責任。”

  隨縣林業局相關責任人認為,“相比於開采河砂,盜采山砂成本更低更易操作,隻要有挖掘機運輸車就行了,加上價格大漲帶來的暴利空間,導致不法分子一擁而上。另外,小林鎮采砂點地理位置處在隨州最偏遠山區,執法人員無法第一時間抵達現場處置,導致非法采砂者有恃無恐。”

  然而記者調查發現,隨縣林業和國土部門的監管責任缺失並不在於鞭長莫及難管理,而是根本未從思想上重視,對招商引資企業違法行為睜隻眼閉隻眼。歐亞公司土地平整項目負責人後某在林業部門4次製止2次處罰、國土部門5次製止的情況下,不僅沒有停止,反而變本加厲,持續在該地挖山取砂,甚至超越林業部門批準的使用林地紅線範圍持續毀壞林地挖山取砂銷售。

  類似推卸責任的話,記者在調查中屢屢聽到。“小林鎮非法洗砂廠之所以可以從事生產,雖然我們有責任,但是有的部門給非法洗砂廠辦理了手續,那些部門更應該對此事負責;村裏第一道防線不牢也應追責……”隨縣某涉事執法部門一名工作人員在接受調查時這樣說道。

  今年3月,一場問責風暴直指小林鎮黨委政府、隨縣相關部門。很快,涉及隨縣林業、國土、水利、交通等多部門的責任認定結果出來,31名相關責任人被處理。“因思想認識出現了偏差和個人經驗主義作祟,導致小林鎮非法采砂問題突出,不僅讓自己受到處分,也嚴重影響了小林鎮的形象,我一定從中汲取沉痛教訓,一定要依法依規幹事創業。”被給予黨內嚴重警告處分並調離鎮黨委書記崗位的童傳新對自己行為造成的後果十分懊悔。

  舉一反三的整改

  一場因非法采砂引發的問題導致31人被問責,在全市上下引起極大震動,成為形式主義、官僚主義典型案例,也向全體市民釋放了將追責進行到底的決心。

  “嚴厲懲治違紀違法人員不是最終目的,我們要認真做好案件處置的‘後半篇文章’。”隨州市委常委、市紀委書記、市監委主任鄭軍認為,涉案黨員幹部不擔當、不作為,既有自身作風拖遝敷衍、慵懶怠政的問題,也有涉事單位“兩個責任”落實不力、教育管理不到位等問題。

  針對案件暴露出的形式主義、官僚主義問題,今年4月,隨縣開展作風建設專項整治行動,集中整治黨員幹部空泛表態多、消極怠政多、責任推卸多等方麵的形式主義、官僚主義問題。整治行動開展以來,在隨縣水利、公安、國土、林業等多部門聯動下,集中清理並立案查處非法洗砂廠17家,下達《責令改正環境違法行為決定書》17份,處罰金額46萬元,清理修複河道12.6公裏,封堵、拆除采砂入河便道37處。目前,該縣所有非法囤砂點已全部清理完畢,非法洗砂廠已依法被取締。

  隨州市委、市政府堅持以案為鑒、以案促改。通過建立24小時值班、巡邏製度和報案機製等長效工作機製,在重要地點設立檢查站、監督站、監控點實施全時段全覆蓋監管,對非法采砂行為隨時出動,隨時查處。隨州市紀委監委在嚴厲追責問責的同時還分別向隨縣縣委、縣政府發出關於進一步加強生態環境保護的紀律檢查建議書和關於加強采砂管理的監察建議書,並督促整改落實。同時,積極發揮群眾監督舉報的優勢作用,暢通信、訪、網、電等立體舉報渠道,拓寬問題線索來源。該市各鎮根據屬地管理原則,嚴格落實網格化管理,各村通過建立24小時巡河製度,從源頭上堵住河道非法采砂行為。(記者 袁海濤)